首页 > 土地农民 > 正文          分类投稿邮箱: tudi@benwang.org
Baidu

农民土地与耕地保护--土地矛盾高发当心社会动乱

时间:2014年08月04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

       


土地矛盾高发,当防权力侵蚀权利
2014年08月03日 16:29:44 来源: 新华网

    新华网8月3日电(记者 陈芳、王立彬、凌军辉)吉林龙潭征地1名执法队长死亡10人受伤,江苏泗洪7名拆迁人集体喝农药,山东平度守地农民1死3伤……征地矛盾,多年来伴随发展的一个老问题,近段时间冲突频频升级。
    一面是农民坚称土地征收中有明显的不公正,一面是基层政府不断重申征地的合法性;一面是拆迁户死守土地,一面是执法人员强行突进……这一轮征迁矛盾的症结究竟在哪?暴力拆迁暴露了什么?
    土地矛盾高发,5年受理违法线索57万件
    一个地级市的违法占地有多严重?平均每天3起!8月1日,河北省邢台市市长被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公开约谈。仅2013年一年,邢台市就被督察发现有960宗违法违规占地。未报即用,违规抵押,土地出让金收支管理问题重重……这样违法占地,在全国有着相当的典型性。
    全国的征地拆迁问题有多严峻?统计显示,截至今年6月底,国土资源违法举报电话“12336”开通5年,受理违法线索57万余件。国家信访局统计表明,征地拆迁问题始终占全部上访案件之大半。近年来群体性冲突事件中,有一半与土地问题相关,大部分为征地拆迁引起。
    “黄河百害,唯富一套”,古老的黄河到绵长的贺兰山之间的肥美原野,自古号称塞上江南。土地督察发现,就是在这里,贺兰县所谓“宁夏生态纺织产业示范园”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,违法违规征收集体土地3.44万亩,其中基本农田5380亩,违法的恶劣性可见一斑。
   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这两年,随着东部地区的结构调整和产业转移,中西部的一些地方,唯恐赶不上圈占土地的末班车,把目光聚焦在各种经济产业园区上,一些工业园、物流园来路非法、去向不正。
    河南省永城市违法占地1200余亩,拖欠征地补偿安置费用近1.3亿元、社保费用2900万元;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近两年30个批次征收土地,上千万元被征地农民的社保资金不落实……
    “部分地区忽视甚至侵害农民的土地权益,相当于给未来‘埋雷’。”中央党校研究员曾业松说。
    新一轮征迁矛盾的焦点问题,是早期征而未用,现在收地引发村民要求增加补偿;征地后改变土地使用性质,村民要求分享土地增值收益等。专家表示,以广东乌坎等事件为例,土地出让五至十年后,矛盾积压、爆发,再倒逼政府纠错,“代价就太大了。”
    变种拆迁“权大于法”,“因公违法”问责乏力
    暴力拆迁频发的背后,凸显的是拆迁的暴利。“‘征你一头牛,补你一只鸡’,这样的‘生意’多‘划算’!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守英表示,几万元征收农民的土地,转手就是上百万。农民对土地的话语权得不到尊重,吃亏的就永远是农民。
    2013年5月,国土资源部下发禁止“暴力征迁”的紧急通知,然而,一些地方无视禁令,屡闯红线,黑保安、社会闲杂人员等参与暴力征迁激化矛盾。
    山东平度事件中,当地村民反映,曾有近两百名不明身份者凌晨闯入涉事的金钩子村,将居民的房屋用挖掘机强拆,熟睡中的村民被强行抬出。在东关村,也有上百名村民因反对征地遭殴打。
    今年5月,广西柳州“暴力逼迁”案宣判,12名涉黑犯罪嫌疑人最高获刑15年。自2012年2月份以来,该组织实施暴力动迁,引发报警95次,搞得人心惶惶。
    土地违法案例尽管原因各异,但地方政府特别是县乡政府滥用权力干预经济活动,侵犯农民财产权利,几乎是所有征迁冲突的根源,由此导致的征地拆迁“权大于法”问题重重:一些党政负责同志挂帅“项目办”,滥发红头文件推动征地拆迁……
    失法必然无度。我国法律明确规定,政府为公共利益才能征地。滥征乱迁事件中,往往是行政权力直接介入土地征用、项目施工等经济过程,激化干群矛盾,影响社会稳定,而且为腐败滋生提供土壤。
    问责“走过场”、处罚“一阵风”…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重光等专家认为,问题拆迁的背后,暴露的是一些地方干部在“为谁发展”的理念上昏了头,发展地方经济饥不择食,罔顾农民利益,对暴力行为姑息纵容,甚至是保驾护航。
    土地增值需让“红利”更多惠及于农
    土地违法行为向犯罪“升级”的趋势必须引起高度警惕。曾业松表示,坚决遏止农村暴力征地拆迁,严格问责的背后,就是要给一些党政部门和相关干部戴上“紧箍咒”,不能纵容任何理由的强拆,更不能成为事端制造者和保护伞。
   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表示,现行立法未对“公共利益”进一步明确其内涵,这一现状亟待改变。要探索农民集体建设用地直接参与土地市场交易的办法,“土地卖不卖、卖给谁都应该由农民说了算,卖什么价格由市场决定”。
    土地管理法十几年难于修改,难就难在缩小征地范围,提高征地补偿标准这一问题上,农民期待高,而依赖土地财政垄断征地权利的政府愿意做的让步又有限。杨重光对记者说,要加快相关法律修改,改变重行政管理、轻民事权利的土地管理方式,尊重农民的选择权。
    “改革的最佳时机”从来不是“等”来的。专家表示,土地改革的重要一点,就是保障好农民的土地财产权,杜绝“替民做主”,“地利”则得“人和”。必须加快推进集体土地征收制度改革,让土地“红利”更多惠及于农。



分类投稿邮箱: tudi@benwang.org

相关专题
相关文章
最新更新
  • 吸污车1
  • -罐车2
  • 电视广告车4
  • led电视广告宣传汽车5
  • 随州汽车
  • (2-5)武汉大学校景
  • 2--4北京大学校景
  • 2-3暑假交谈
  • 2-1荷花---含苞待放
  • 2-2医生检查交谈
  • (3-5)帮困抚贫 关爱民生
  • (3-4)大学毕业做“村官”
  • (3-3)高兴少年儿童
  • (3-2)心系民生
  • 右侧广告3-1南国早报
关于我们 | 本网介绍 | 投资者关系 | 撰文服务 | 咨询 服务 | 合作加盟 | 服务协议 | 隐私权保护 | 网站导航 | 网站声明 | 免责条款 | 联系我们 |